植保無人機大有可為——訪中國農業機械化協會副會長楊林

2019-04-09

       2018年植保無人機進入農機新產品補貼試點,意味著行業內企盼多年的將其納入國家農機補貼夢想成真。記者近日采訪了中國農業機械化協會副會長楊林。

      記者:目前植保無人機非常熱,消費級無人機巨頭也紛紛進入植保無人機領域,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?

楊林:這是企業生產的需要和農民需要,目前植保無人機在朝著追趕地面(植保)機械的方向努力。現在雖不是噴藥季節,這些企業還在很多地方做一些試驗開發,你們可以去田間地頭了解下。

記者:您認為大量企業的進入,對植保無人機行業的發展是喜是憂?

楊林:這個不一定是好事。

植保無人機

記者:跟自走式農用植保機械相比,植保無人機有什么優劣勢?在作業質量方面,植保無人機是不是比不上自走式植保機械?

楊林:植保無人機優勢是效率高。植保無人機現在可以用在茶園、柑橘、荔枝大片種植的地方,還有用在玉米等一些高稈作物中。在封壟的時候,人是進不去的,高稈作物中,連高架拖拉機進去都困難,但是植保無人機可以進去噴藥,不過還沒有能夠達到理想水平。據說,封壟以后噴藥會對某一種病害有很強的效果,對增產起作用,這是地面機械作業達不到的。眾所周知,水稻產區最先用到植保無人機,原因是稻田有水,地面機械不好進。雖然水稻植株不高,但是水稻產區病害發生季節都很熱。特別是在湖南雙季稻區,人要背著藥進去很容易受傷,甚至出人命。天熱的時候噴藥穿著都很少,藥很容易滲入到人的皮膚里。雖然政府反復強調植保要做好防護,帶好防護面具,但因為天氣太熱,農民不會這么做,所以會出現很多事故。當地縣政府很關心這事,地方一旦出事,縣長可是第一責任人呀。出現了植保無人機以后,農民一看,覺得這個不錯,不用親自進地里去了。政府一看,也覺得不錯,不容易出事了。雖然開始噴藥質量還不是很好,但是它能作業,能殺病蟲害,就很受市場歡迎,至于飛行精準度,一開始還達不到現在這個水平。當地縣政府就跟農機局說促進一下發展植保無人機的事,農機局一開始也是懵的,都沒搞過這個,對植保無人機也都不熟悉。但是縣長一說,農機部門就得硬著頭皮干,這樣一干,還真就把這植保無人機發展起來了,這就是湖南率先用無人機的歷程,這跟政府的勇于大膽實踐、試點補貼都是分不開的。后來,河南等地方也慢慢發展起來了。

你看極飛無人機的載藥量最大是8L,為什么不把載藥量做得更大一些呢,不做10L、15L?我開始也有這個疑問,但是極飛的技術人員告訴我,在設計無人機的時候,基本結構、載荷量、航程,一架次時長等,這些都不是胡亂設計的,而是基于整體的計算模型做出來的。載藥量大的飛機,續航時間短,耗能高。就跟你背一個包和兩個包上樓一個道理,你背兩個包走一趟和背一個包走兩趟各需要多少大卡,這是需要精確計算的。我在湖北看到一家無人機公司設計的載藥量是10L,他們的設計團隊說,他們試驗了充滿電裝5L的藥,回來再裝剩下的5L再飛一架次,算出來的結果是,這樣在應用效率上是最高的。這里面還考慮到作業距離、作業半徑、載荷和電池的補充等因素,這些都跟作業的規則和作業的路線選擇有關系,所以并不是載藥量越大機器就越好。

但是燒油的植保無人機不是這種算法,燒油的能效比較高。一箱藥持續航行也許兩三個小時都可以。耗油的能源載荷比和耗電的能源載荷量是不一樣的,耗電的載荷量要自始至終一樣。但是耗油的飛機結構決定了其機器結構操作起來更復雜,耗油的植保無人機,機手需要很專業。培訓一個耗油無人機的機手和耗電無人機的機手周期大不同:耗電的七八天也就夠了,耗油的要三個月。就跟學開車一樣,耗油的機手最終要將駕駛熟練度達到一種自主下意識的行為,一上午作業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,很累,起碼要休息一天。不少公司現在都在培養自己的機手。

實際上,植保無人機作業質量已經在不斷接近自走式植保機了,但是還不能達到地面噴桿式這種機械的作業質量,而且搞植保作業的人也說過,植保無人機確實沒有地面噴桿式噴霧機的作業質量好,但是噴桿式噴霧機要費很多油,拖拉機在地里牽引還可能壓傷作物,有優點也有缺點。所以這兩種植保機各有利弊。作業質量,我們可以觀望下,無人機在這方面能不能繼續提高,這還是有可能實現的。

目前作業的話,這兩種機型不在同一領域作業。對植保無人機的要求,一是飛行定位的精準度高,還有就是藥的問題,航空噴劑和地面施藥的藥劑成分還不太一樣。現在還急需培養開發一些適用于航空噴藥的藥劑。因為航空植保機載藥量小,所需濃度要高,但現在制造這種高濃度藥物的市場上還沒有幾家。

記者:目前植保無人機的發展,有哪些利好因素?又存在哪些限制或不利因素?

楊林:農業部2017年發了個文件,首次開始在六個試點省可以開展一些無人機方面的補貼,也開了會,文件也出來了,只是稍微晚了點。廣東省農機局的去年底跟我說,明年三月底之前完成試點很難說,現在畢竟也不是作業季節,到了明年初怎么樣也還搞不清楚。政策倒是沒有什么限制因素,植保企業只要符合規范、符合應用的規定就可以。無人機企業的飛機要用到生產中,但是公司要管好它,我們要求要遠程監控產品,什么時間開始作業,操控手是誰,作業過程中噴的是什么藥等,都可以通過網絡監控實時看到飛機在作業地點的實際作業效果、數據傳輸等。雖然政府不強行管制,但是現在我們在搞試點,試點省在補貼這些機具產品時,可能對這些數據有一些指標或功能方面的描述,達不到要求政府可以不給補貼。至于無人機符合不了補貼標準,還想尋求大發展,這是比較難的。

記者:您怎么看待試點意見?將來植保無人機有沒有希望進入農機購機補貼政策?

楊林:這個不好說。管理規定實際目的是明確了允許使用植保無人機做植保服務,因為它作為一種很重要的手段,可以在病蟲害季節實現高效服務。除了這六個省,2018年是否會擴大試點?只能是邊走邊看了。至于怎么發展,現在市場上幾家植保無人機公司數據基本都是透明的,都能達到指標要求,而且一開始政策就要求他們這么做。自己生產的東西自己要管好,管不好出了事情就問責到企業。企業生產的產品就是要從技術上、從結構設計上留下痕跡,出了事的話,企業要自己承擔責任。

記者:您如何看待當前植保無人機的市場格局?目前植保無人機領域哪幾家企業比較領先?各自具有什么特色或優勢?

楊林:極飛和大疆算是行業內數一數二的。大疆知名已久,極飛力量也不容小覷。極飛進入無人機領域比較早,基本跟大疆同一時間,從2012年開始,極飛全力集中在農業領域的應用,可以說,一定程度上極飛在農業領域更優。大疆主要是消費級的,極飛主要是農民用,所以極飛在農用時,一邊應用,一邊就改進自己的系統,可以說在農用領域做得非常不錯了。2017年極飛又用上了一些新技術,包括避障、保持相對高度等。因為農田在實際中很多是起伏不平的,所以保持相對高度是很重要的,特別對一些在坡地的作物,像甘蔗、柑橘園、茶園,無人機可以自動調整飛行高度,可以跟作物保持相對等高的距離,這樣保證噴藥噴灑均勻。這也是我們兩年前在做行業標準底稿的時候,就提出的一個基本的標準。那會還幾乎沒有企業做出來,現在基本都攻克了這一難題,這對提高作業質量和作業服務效率都有好處。大疆也在做一些嘗試,但是跟極飛機型不一樣,雖然進入農業領域晚兩年,但是他們的研發團隊很強。

除了大疆和極飛外,現在植保無人機領域比較優秀的品牌還有漢和以及全豐。這兩品牌都是耗油的,載藥量大,可以作業更大面積,但是飛行對機手要求很高。他們生產的飛機旋翼直徑大,只有一個槳轉動,這樣可以把風壓下去,藥就隨著風噴灑向作物表面。多旋翼的風力比較分散,風壓就沒這種單旋翼的大。最近在深圳有個會,遇到一個河南的小伙子,聽他說高科新農也是一家挺不錯的企業,他們生產的無人機有些像全豐和漢和的單旋翼直升機,但同時又是電動的。我說河南不是有全豐么,你怎么跑這來看無人機了。他說,多旋翼的機子不好,單旋翼的風壓大,藥液噴灑更有效率。但是全豐結構太復雜了,一方面是貴,另一方面是操控起來很復雜,這個高科新農是電動的,操作簡單。這才是用戶對產品的反饋,但是有時候研發人員并不一定琢磨到這個事。

記者:有人對植保無人機的安全性方面有擔心,您如何看?

楊林:這個是不存在的,無人機技術已經比較成熟了,但是如果操作過程中遇到什么不可抗力,那也阻止不了。擔心安全的話,不用是最好的。


推薦產品

  • 植保無人機
  • 農業無人機
  • 植保無人機
  • 植保無人機
  • 噴藥箱
  • 插升拔藥箱
h网站-国产免费三级a永久在线观看网址-免费可看国产黄片的h视频网站-成年美女黄电影网站免费看